丝袜小说网 > 豪门职场 > 一品修仙 > 第六九三章 永无休止的绝望,最后一个寄影族

第六九三章 永无休止的绝望,最后一个寄影族

推荐阅读:婚有千千劫  婚内脱轨  极品透视学生  我和超模的荒岛求生  饲主  妹纸壁个咚  腹黑老公深深爱  苞谷地  我的百变女友  卿本佳人黑岩  

抱着新阵盘,秦阳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,新的阵盘深邃如星空,上面还有点点细微的荧光闪烁,像是真的倒映出了星空一样。

上古紫月被镶嵌在最核心的地方,当做整个阵盘的力量供给,数十件道器,化作阵眼,点缀星空,看起来都比原来的上档次很多,威能起码也会暴涨数十倍,演化速度、笼罩范围等各方面,都来了一次全方位的提升。

按理说如今的星落阵盘,基本都可以算是完全体了,再提升就需要先提升阵道实力,从细微处来调整提升,毕竟,想要再找一个比上古紫月和数十件道器还要好的东西,是真的有些困难了。

秦阳美滋滋的收起阵盘,实力不够,装备来凑,而且这个阵盘是真的适合眼下的背景,在大荒根本没法发挥出全部威能。

除非秦阳丧心病狂失了智,准备一口气把一境之地的生灵统统都灭了。

等了好些天,也没见神树那有什么别的反应,七彩光环依然静静的环绕着神树,里面云蒸雾绕,彩霞翻腾,里面还有一些地方,不断的闪耀着灵光,看起来的确是虚空中难得一见的美景。

看了好些天,也没觉得厌烦。

只是还没见到里面有人出来,也没见到有外人来,秦阳就有些等不下去了。

这么久都没反应,对方是一点都不急么?

不应该吧,丑格兽之前搞出来这么多事,杀入巡天使基地的事被搅和了,但跟着,外面就传出来好几个虚空异族被灭族的消息,很显然丑格兽根本不想停下来。

干等着也是干等着,想了想,秦阳拔下一根头发,化出一尊分身。

“在这看着点,有什么情况了叫我。”

让分身继续盯着,秦阳闭上眼睛,意识落入到海眼之中。

在海眼中凝聚出身形,便看到化血魔头趴在魔刀上,对着海眼魔石之下的纸片影子,叨叨个不停,那影子忽大忽小,一副快要被气炸的样子。

看到秦阳来了,魔头连忙从魔刀上跳下来,恬着脸凑了过来。

“主子,这家伙有些不识抬举,什么都不愿意说,我让他先了解一下情况,省的他还抱着什么不切实际的希望。”

“他都说什么了?”秦阳不以为意,黑影不在了,他的确需要有个人来给新来的人上上课。

“他让我滚,再没说别的什么了。”

秦阳凑到纸片影子前,打量这个只有轮廓,却什么特征都没有的家伙。

“你爱说不说,你们也别指望神树族了,他们族内的大佬,跟我在大荒的故人,我跟他们开了条件,他们愿意来帮我,不再跟丑格合作了,丑格兽如今若是敢离开神树,那便是他的死期。”

纸片影子冷笑一声。

“你能给他们什么?这种连妖邪都不信的话,就没必要再说了,诈我也没用。”

秦阳忽然笑了笑,他从不怕别人说话,就怕什么都不说,尤其是这种连脸都没有的家伙,他就算是有一双钛合金狗眼,也不可能从一个影子上看出来什么表情。

既然纸片影子颇有些不屑,那起码就证明了一点,之前没猜错,神树族跟丑格兽的确有勾结,但这个明显不是臣服,而是达成了某种交易。

念头一转,秦阳很随意的道。

“我能让他们进入大荒,却不被世界针对,亦不用面对天劫,甚至我还有一个木精灵。”

听到这话,纸片影子忽然沉默了。

秦阳心里暗笑,这还有什么难猜的,神树族世代居住在神树,他们的一切都跟神树息息相关,他们有什么诉求,十有八九也是跟神树有关。

但考虑到之前已经有人离开了这里,去了大荒,再也没有回来,离开这里的白阿农,明显混的比在这里的神树族更好。

那这些神树族想要的东西,最大的可能,也就两个了,一个是种族的发展和繁衍,一个便是个人的追求,追求更高境界,这两者某种程度上,可以算是一个。

秦阳见过神树族的族人,的确都很强,他们的实力下限很高,成年的神树族,最次的都在神海,而且只是神海境界的,屈指可数。

但同样的,他们的先天强大,是因为这里的环境,实力越强,进阶越难,也是因为这里的环境太过单调,资源太少,完全不具备一个大世界所拥有的一切。

还有,神树族的法门,不建道宫,剑走偏锋,构建圣树,圣树的强弱和品阶,跟他们的实力境界,都有了直接关系。

这也就造成了,神树族道宫容易,道君基本没戏的局面。

至少秦阳见到的神树族强者里,强的是有,可拥有更进一步潜力的,一个都没有见到,反而白黎的那位绿叔叔,每一次见面,都隐约能感觉到他变得更强了。

这就是世界的差距,能出道君的地方,必然是大世界。

占据一个大世界里,最好地段的种族,也必然是这个大世界里最强的种族。

秦阳能想到的,能让神树族看到前途的条件,就是将他们带到大荒,再联系到他们的修行法门,木精灵的存在,就足够让他们集体跪下叫爸爸。

毕竟,传说中,可以培育出仙草的木精灵,哪怕还没成长到那一步,培育一下圣树,却没什么问题,甚至于,帮他们多培育几颗全新的圣树,也都不是问题。

按照神树族的法门,培育出第一颗全新圣树的人,才有机会超越法身,问鼎道君。

走前人走过的路,顶多成就个强者,想要再在前人的路上,走出自己的路,以他们的修行路数,想也别想了。

这些条件,本来就是秦阳的底牌,要是神树族真的跟表面上看起来那样热情友好的话,说实话,秦阳真不介意想点办法,把白黎绿叔叔的同族,给他送过去一些,起码送过去几个还有希望的年轻人。

甭管黎族到底想要干什么,硬塞给他一个什么身份,但起码现在还真没让他做什么,反倒是自己麻烦仡楼的时间比较多,有机会帮一下就帮一下呗,礼尚往来。

自己人帮自己人,没什么毛病。

可现在么,秦阳能不理神树族的人,没去想方设法的把神树砍了,熬成蔬菜汤,都是给白阿农面子了。

纸片影子被秦阳一句话说的,再也笑不出来了。

秦阳继续道。

“我以前还真没见过,本体就是一个影子的生灵,看你的样子,应该不是天然的生灵吧,你是丑格兽的影子么?他把他的影子炼成了化身么?”

“你不用白费力气了,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的,你也杀不了我,折磨酷刑于我无用,我的存在,是永远不死的。”纸片影子沉声道。

“化血魔头之前告诉过你吧,你没法逃出去了,实话说,我自己都暂时没办法了,你也别想了,没人能把你放出去,但同样的,我若是死了,你便要在这里永世沉沦,永远死不了,永远也动不了,永远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。”

秦阳说的很平静,诉说的就是铁一般的事实。

不能死,有时候才是最可怕的折磨。

当年黑影被镇压在死海,其实还是有希望脱困的,这种希望,就是支撑着他不崩溃的最大原因,所以,当黑影从封镇之中脱困,转眼就再次被填了海眼,心态直接原地爆炸,偏偏还求死不能。

那时候的黑影,可是上古存活至今的大佬,比现在这个纸片影子还要厉害。

可结果呢,还不是慢慢的被秦阳感化了,因为秦阳有他重生的希望。

见过这么多活的足够久的家伙,秦阳已经特别明白,不是这些家伙不够聪明,而是太聪明的人,早就被看不到希望的无尽岁月折磨疯了。

就像当年在念海里,看穿了世界真相,却无法解脱的人,受到的才是最大的折磨。

梦师压根不想活了,只求能彻底死了,彻底从那无尽的轮回之中解脱。

而人偶师连人都不做了,直接把自己练成了人偶之躯,智商暴跌到不会被无尽轮回折磨疯的地步,就算如此,他还是割舍了大部分的记忆。

秦阳明明白白的告诉纸片影子真相,让他彻底明白,他没希望了,一点希望都不会有了。

秦阳死了,他也无法解脱。

什么是折磨,酷刑么?不,这才是最狠的折磨。

浇灭他所有的希望,只剩下绝望,却也无法死掉,无法解脱。

任何一个智慧生灵,都无法承受的。

易地而处,秦阳自己都觉得,他十有八九会在一段时间之后,直接叛变了,只求一死。

秦阳说完之后,瞥了一眼魔刀。

“从今天开始,不用理他,等到他什么时候想说了再说吧,只给他一次机会。”

化血魔头有些遗憾,好不容易有个可以欺负的,但天大地大,还是先听秦阳的最大,化血魔头毫不犹豫的应了下来,骑着魔刀飞走。

就在秦阳转身离去的瞬间。

纸片影子开口了。

“我是最后一个寄影族。”

“想说了?我可提前告诉你,你说了,我现在没法把你放出去,只有等到我实力足够强的时候,才有可能把你放出去。”秦阳先把丑话说到前头。

可越是这样,纸片影子越是感觉到一种难以言喻的大恐惧大绝望在心中沉浮。

甚至心中还止不住的生出一个念头,但求一死。

但他死不掉。

“虚空异族之中,唯有丑格兽天生拥有可以被寄生的能力,他身上寄生了好几个特殊的种族,我寄生在他的影子里,他把他的影子送给了我,代价便是替他办事,只要丑格兽不死,光明照耀到他身上的时候,我便永远不会死,死了也会复生。”

“他到底想要干什么?”

“进入大荒,更具体的,我不知道,他不信任任何人,同样也不会信任我,你抓住我,他也不会来救我,他只会去做自己的事,我的死活,无关紧要。”

“他在神树?”

“在,但应该已经走了。”

“走了?我一直在神树外守着,他从哪走?他不可能从我眼皮底子溜走的……”

话刚说到这,秦阳忽然一顿,忽然间想到了一点。

坏了,忽略了一个地方,他在神树的上层,俯瞰着神树,只要有任何蛛丝马迹,都不可能躲过他的双眼,哪怕是遁入虚空,也不可能不被他察觉到。

但有一个地方,却不在他的监控之下,那就是神树的下层,沉淀了无数死气的下层。

他自然而然的认为,那里的无数死气,根本没有生灵可以进入,可以从那里穿过。

但丑格兽据说天生巨人,气血浑厚比之同阶人族体修,至少还要强百倍,说不定他有什么方法,可以让他硬扛着那里的死气呢。

“他从神树下层走的吧。”

“不错,他可以进入那里。”

秦阳转身离去,纸片影子在后面喊了一句。

“等你杀了丑格兽,能杀了我么?”

“行。”

看着秦阳的身形消失,纸片影子莫名的松了口气,死并不可怕,求生不得求死不能,永无休止才更可怕。

落到秦阳手里,他早就不想活了,可死亡都是一种奢望了。

他不是没想过,给秦阳一些错误的情报,让秦阳去死,可想到秦阳死后,便是永无休止的绝望,只是想想,这种绝望就压的他喘不过气来。

最重要的,丑格兽不值得他这样做,丑格兽谁都不信任,谁的生命都可以不在乎,尤其是寄生者,这些年来,纸片影子见过了无数寄生在丑格兽身上的家伙,被其当做炮灰。

他跟那些寄生种族不一样,身为拥有完整灵智的智慧种族,拥有自己的思想,拥有自己的恐惧,也拥有自己的追求。

以前是没得选择,才寄生在丑格兽的影子里,可如今,丑格兽毫无悬念的自己走了,纸片影子就觉得,丑格兽真不值得,让他以承受那种无休止的折磨为代价,为丑格兽保密。

秦阳睁开眼睛,外面依然没有什么变化,他驾驭飞舟,转头就向回走。

他不明白对方到底要干什么,为什么要来神树这里,为什么要去大荒,难道不知道越强的人,强行进入大荒,遇到的天劫会越强么?

看看当年的金猪,应该也是非常强的,可它的天阶也强到无法理解了,仿若被整个世界针对,走两步都能遇到一个封号道君,没死肯定有运气成分。丝袜小说网♀♀wWw.SWXIAOsHUo.COm

丑格兽据说也很强,但再强,也肯定不到道君,如今的大荒,能单对单捏死他的人,都有好几个了,他只要去了,肯定是死,谁给他的勇气?

上一页加入书签目录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。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