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289 吴道之死

推荐阅读:婚有千千劫  婚内脱轨  极品透视学生  我和超模的荒岛求生  饲主  妹纸壁个咚  腹黑老公深深爱  苞谷地  我的百变女友  卿本佳人黑岩  

“大家都很辛苦的忙前忙后,可我要说,如果不是阿策提出了一个大方向的话,兄弟们其实也就没什么可忙的了,只能盲目的跟人干了。 ”董宝看着我说:“阿策,别推辞,第一代的坐馆就是你了,以后你做的不好,再把你换下去就是,还有,为表民主,坐馆三年一选举。”

高渐离这时候也说:“阿策,除了你,别人当坐馆我还真不服,但你有这个潜力,别看你以前挺怂了,但从最近的事情上看,你遇到事情足够冷静,就这点,我们是做不到的,而且你又不失热血,就你为了保护孙晓茹被王楚生他们揍的事情,我们都很佩服。”

“咳咳,阿狸,你说多了……”董宝使了个眼神儿,高渐离这才想起我跟孙晓茹已经掰了的事情,只好干笑一声不再说话。

我也有些尴尬的看了看孙晓茹,她低着头不说话,可脸却有些红,而刘佳则面色如常,她不会让我没面子的,这点我是知道的。董宝这时候说:“那就这么定了,从现在开始,永力堂正式成立!”

就这样,我们成立了社团,但这时的我并不知道,永力堂究竟会走多远,现在的我们是热血燃烧的年纪,当时光荏苒,曾经的兄弟再聚首时,又会是什么样子,而江湖是条不归路,在这条路上,又会有多少兄弟永远消失。

当晚,我是怎么回家的已经记不清了,只知道醒来时,头疼的不行,好像要裂开一样难受,我第一次知道了什么是宿醉,因为我的宿醉,老妈请假没有上班,等我醒后,给我煮粥什么的,还说已经给我请假了,让我今天好好休息。

我给了老妈一千块,是最近我卖手机赚的,老妈收下了,说攒下来上大学用,我笑着告诉老妈,上大学的钱我自己能搞定,现在我们的生意好的狠,老妈说,有钱让我攒着,以后买房子娶媳妇用。

说道娶媳妇,我马上想到的是孙晓茹,但又立刻想到了刘佳。

我没有在家休息,吃过早饭就去学校了,王楚生脚伤恢复的差不多了,见我时笑了笑,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笑泯恩仇,可看到仇明,我就感到刻骨的仇恨,这是个无时无刻不想阴我的小人,也许会是我一辈子的仇人。

至于陈锋,他只是个傻逼而已,仇明跟他一起玩,在我看来,其实因为他有个牛逼的小叔而已,如果陈锋跟我一样什么都零级大神htTp:19181没有,仇明这样的人,又怎么会搭理他呢?

回到座位的时候,陈珍珍问我:“孙项策,我听说你们成立社团了,而且你还是老大?”丝袜小说网℃℃Www.swxIAoshuo.COm

也不知道是哪个大嘴巴说出去的,目前我们风头太盛,昨天商量暂时先不公开这间事情,现在被问,我只好说:“什么社团不社团的,就是闲扯淡玩。”说着,我看了看夏权鑫,这逼一脸嘚瑟,估计是他没跑了。

“都是同桌了,还瞒着我啊?”陈珍珍拉着我的胳膊手。

她小手软软暖暖的,被她拉着很舒服的感觉,我就说:“真的,就是我们喝多了闲扯淡玩的,我也不是什么老大,再说了,你看我像老大吗?”

陈珍珍一脸认真的点头,说:“像!不,你怎么看都是老大,那个,策哥,你都是老大了,是不是得找个女人啊,你看,你跟孙晓茹一桌的时候,你俩不就处对象么,现在咱俩一桌了,咱俩也处对象啊?”

表白?哥顿时就不淡定了,再看陈珍珍,的确挺好看的,脸肉嘟嘟的非常可爱,而且哪哪儿都颇有规模,典型的大胸细腰大白腿,穿的也挺性感的,也不知道齐屁短裙里是不是穿着风骚的丁字裤。

不过,我已经有刘佳了,是不可能乱来的,刘佳已经够可怜了,家庭令人绝望,现在喜欢了我,就等于是把我当成了依靠,我再乱搞的话,足以让刘佳绝望了。

“别闹,我有对象。”我拿开她的手说。

陈珍珍狐疑的看着我说:“你有对象?谁啊,孙晓茹不是把你甩了吗?哦,我看微信了,是那个刘佳吗?刘佳哪好啊,胸没我大,屁股没我圆,长得也没我可爱,肯定也没有我有钱,咋跟我比?”

我笑笑说:“因为她喜欢我。”

陈珍珍说:“我也喜欢你!”

我不再跟她纠缠,叫上董宝就出去了,我们去仓库看了看货,第一次进的货已经卖的差不多了,这两天一直都在补货,我们有进货的渠道,利润就大了很多,特别是零食,利润更大,而且卖的飞快,几乎每天都要补货。

董宝说:“最近几天,光网吧的货就送不过来了,白起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,我已经让阿狸他们招人了,是以杂货店名义招的人,跟永力堂没关系,我们最近风头太盛,还是低调点好,就算永力堂要招人,也得私下里来。”

我听了以后,总觉得哪里不对,想了想,一拍脑门,说:“咱们的生意这么好,一定会有人眼红,你想啊,开网吧的可都是有点能量的人,咱们是在人家地盘上做买卖,最好还是小心点,而且我觉得,咱们有必要主动联系一下网吧老板,请吃个饭什么的。”

董宝点点头,说:“嗯,你说得对,咱们主动联系,显得有诚意。”

我说:“那就今天吧,让凯子想办法联系一下。”

学校附近一共有六个网吧,我们主要活动的有三个,其中星空的老板跟董宝他们很熟,天龙和火星不熟,只是偶尔去玩而已。

我想了想又说:“这事儿还是先别急,想让凯子就打听一下这几个老板都是什么人,脾气性格什么的,求人办事儿要投其所好。”

从仓库出来后,我们去找赵秃瓢,办公室里面没人,我们就直接进去了,嘻嘻哈哈的叫了声赵叔,然后送了些情趣用品,赵秃瓢开始时还板着脸,可看着我们贼笑的样子,就笑嘻嘻的收下了,董宝说赵秃瓢贼骚,他还在赵秃瓢手机里看到过a片,还是虐待系列的。

回到班级,我们才刚刚坐下,夏权鑫就跑了回来,鼻子出着血,眼眶子也青了,一看就是让人给打了,还没得我问,这货就说:“策哥,我去高三送货,让人给揍了,那逼还说要一把火点了咱们的杂货店呢!”

“我草,你说重点,谁打的你,因为什么打你!”我一看这货,就猜一定是这货装逼了,要不然人家没事儿谁会打他。

夏权鑫想了先说:“薛明启,高三四班老大,因为他不给钱,我跟他顶了几句,他就把我打了?”

我又问:“你怎么顶的?”

夏权鑫挠挠头说:“他不给钱,我就说我是永力堂的,不给钱就收拾他,然后就被打了,策哥,你瞪我干啥,我说的没错啊,我就是永力堂的,他不给钱,收拾他也说得过去吧!”

我无奈一笑,跟董宝对视一眼,事情已经发生了,必须要解决,毕竟我们才刚刚成立永力堂,第二天成员就被人给揍了,以后还发展个屁了,直接散伙得了。我跟夏权鑫说:“别哭唧赖尿(大致哭哭啼啼的意思,黑龙江方言)的,欺负你,咱就打回去,再哭,以后就别说自己是永力堂的。”

这时候,仇明冷笑说:“草,真出息了,还整个社团,真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!”

我笑道:“反正不会被五中打散了就是!”

仇明脸色顿时很难看,气的说不出话来,陈锋却说:“草,谁告诉你兄弟会被人打散了!”

上一页加入书签目录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。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