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袜小说网 > 穿越重生 > 天唐锦绣 > 第二百一十二章 怒火勃发

第二百一十二章 怒火勃发

推荐阅读:婚有千千劫  婚内脱轨  极品透视学生  我和超模的荒岛求生  饲主  妹纸壁个咚  腹黑老公深深爱  苞谷地  我的百变女友  卿本佳人黑岩  

正文

他抬脚走到善德女王身边,一伸手,将她破碎的衣裳撕下一块,吓得善德女王惊叫一声:“你干嘛?”

房俊没理她,拿着那块破布来到裴行方身前,蹲下,将破布放到裴行方面前,缓缓道:“这件事,某原本定要将你交由法办的,不过念在你这爵位得来不易,此番亦未曾坏了女王的贞洁,说到底亦是同僚一场,故而放你一马。”

没等喜上眉梢的裴行方说道,房俊续道:“……但是,为了防备汝以后故态复萌,所以还请将今日之经过亲笔写下,然后签字画押,以为凭据,往后再有对女王不敬之处,便新帐旧帐一起算。裴将军,意下如何?”

裴行方恨不得一口将这个棒槌给咬死!

这特么留下把柄,往后自己还不得在他房二面前乖巧得跟孙子一般?稍微惹得他不高兴,就将这证据拿出来威胁一通,岂不是要了老命?

只是眼下人为刀俎我为鱼肉,哪里有他讨价还价的余地?

只得颓然点头,将那破布拽到身前,有抬头看着房俊:“木有笔墨……”

房俊便指了指他的手指,又指了指他依旧汩汩淌血的嘴巴。

裴行方:“……”

用手指在嘴角蘸了蘸,一腔悲愤的在破布之上写就事情经过,并且保证绝不再犯,最后写下自己的名字,又摁了一个血手印。

看着房俊将这份血书拿走,裴行方哭死的心思都有了,甚至恨不得将裤裆里的玩意干脆剁掉,若非这东西惹事,哪里会被房俊吃得死死的?

只要这份血书在手,他往后只能对房俊唯命是从,稍后反抗,就得承受严重的后果……

房俊抖了抖血书,站起身,呵斥道:“行啦,赶紧滚蛋!”

裴行方如蒙大赦,一句话都不敢多说,挣扎着爬起来便窜下楼去,楼下一阵骚乱,继而安静下来。

善德女王这会儿也恢复了力气,拽过床单披在身上,遮挡住美妙春光,秀美微蹙,有些不满道:“这厮有若禽兽,虽然未曾让他得手,可说到底亦是触犯了大唐律法。吾是内附之君,非是战败之臣,此事难道不应当给吾一个交待吗?”

此时,楼梯响动,善德女王是侍女仆从都跑上来。

房俊大声喝道:“全部滚蛋!”

众人愕然。

卫鹰等人紧接着上来,闻言推推搡搡,将侍女仆从尽皆赶下去。

房俊面色森然:“没有某的命令,任何人不得踏上楼梯半步!”

“喏!”

楼上瞬间只剩下两人。

善德女王心中有些不妙,强自撑着问道:“房少保意欲何为?”

房俊不答,踱步走到她面前,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脸色阴郁,沉声道:“王上知道自己错在何处么?”

善德女王微愣,下意识道:“吾有何错?是这裴行方禽兽不如,见色起意……”

房俊冷冷打断她,问道:“真德公主何在?”

善德女王脸色变了变,伸手拢了一下散乱的发丝,美眸游移,道:“真德……先前还在的,不过等候房少保未至,便带着人出去游玩了。”

房俊嘴角一挑,冷笑一声:“某受邀而来,真德公主却不见踪影,反而正巧撞上裴行方欲行强暴……呵呵,这般凑巧?”

善德女王紧了紧身上的床单,兀自狡辩:“就是这般凑巧……”

房俊又上前一步,伸手捏住善德女王尖俏的下颌,感受着手指尖温润滑腻的触感,一字字道:“某即将与真德成亲,你我便是一家人,王上受了委屈,只需遣人告知一声,某自然责无旁贷,无论如何亦要维护王上。可为何王上偏偏放着正大光明的路不走,却要算计某呢?”

“房少保误会了!”

善德女王扭头,将自己的下颌从对方手指尖挣脱出来,秀美的面容微微染上一层羞红,咬着嘴唇道:“只不过是凑巧而已,吾不知房少保所言为何!”

“呵呵!好一个凑巧!”

房俊眼角的肌肉跳动不停,心中的怒火已然升腾起来:“一个两个的,都特么认为自己是个聪明人,都特么来算计小爷,是吧?”

这些时日以来,一股郁闷怒火便一直堆积在心中,愈演愈烈,令他怒火中烧。丝袜小说÷网÷wWw.swXiaosHuo.COM

他费了多少心机,先是向李二陛下谏言设立军机处,又四方走动恳请求助,结果眼看着只差一步便能够踏入军机处,成为军方最顶级的大佬之一,却被长孙无忌那个阴人给算计了。

紧接着,几乎所有世家门阀出身的官员都联合起来弹劾他,誓要将他死死的压制住。

被算计得死死的,却连反抗都做不到,只能默默的承受着各种污蔑脏水泼到身上来,还得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心里告诫着自己忍一时风平浪静,退一步海阔天空,眼下非是反抗之时。

结果现在连一个女人也巴巴的算计他……

今日诸般凑巧,房俊绝对不相信都是随机发生,可能只有一个,那就是一切都是善德女王所谋划——这裴行方早就吐露非分之想,善德女王拿他没办法,便设计了今日之事,通过自己的手来消除裴行方这个隐患。

事实上,善德女王只需遣人告知房俊一声,房俊绝对不会坐视不理。

而以他如今的威望地位,朝野上下,哪个敢不给他的面子,还敢觊觎善德女王?

骗要走这么一条自作聪明的路……

这一刻,所有堆积的郁闷与愤怒都不可遏止的爆发出来。

善德女王看着房俊愈发狰狞的面容,吓得芳心乱颤,吞了一口唾沫,后退两步,道:“房少保息怒,这件事……哎呦!”

却是房俊上前推了她一把,直接将她推得向后仰倒在床榻上,手忙脚乱之间,身上的床单散落,破烂衣裳遮不住身体,春光隐现。

善德女王惊觉不妙,正欲说话,便骇然发现房俊已经扑了上来,吓得她急忙缩成一团,惊骇欲绝道:“房少保,不要!吾乃真德的姐姐,你快放开我……”

可哪里求得住?

房俊身强力壮,绝非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裴行方可比,她只觉得自己就好像被铁钳子钳住了一般,任凭使出吃奶的力气,也丝毫反抗不得。

她千算万算,怎么也没算到此番算计房俊的方式,会惹得房俊如此暴怒,进而意欲将这一腔怒火都发泄道她的身上来。

*****

楼下。

听着楼上的惊呼和哀求,善德女王的侍女仆从们面面相觑,这什么情况?

房少保乃是真德公主的夫婿,又是女王陛下搬来的救兵,这怎地刚刚将那个凶徒赶走,一转眼这两人又起了冲突?

该不会是……

侍女仆从们心中焦急,意欲去楼上看看,但是房俊的亲兵部曲们虎视眈眈的盯着,谁也不敢妄动分毫。

这些人尽皆杀气腾腾,对房俊的命令一丝不苟,谁敢动一下,只怕后果都是绝对无法承受的……

身为善德女王的近身侍者,这些人都有着为女王陛下效死的忠诚。

但问题是,楼上惊叫哀求声不绝,甚至到了最后传来一阵阵粗重的喘息和呻吟,这说明此刻的女王还是能够说话的,却始终未有命令让他们上去救驾……这就很让人为难了。

万一冒冒失失的上去了,却坏了女王陛下的谋算,自己百死不足以恕其罪。

可是就在这楼下听着……这也是煎熬啊!

卫鹰等人亦是面色古怪。

自家二郎虽然素来肆无忌惮,但是行事颇有底线,似这等毫无顾忌的卑劣之举,从来都不曾有过。

当然,劝阻是绝对不可能劝阻的,身为二郎的爪牙鹰犬,那就必须要有爪牙鹰犬的觉悟,刀山火海一声令下尚且勇往无前,何况只是欺负欺负一个弱女子?

再者说了,坏了二郎的好事,那怒火他们可承受不起……

于是,楼下两伙人相互对视,面面相觑,谁也没有上楼一探究竟的勇气。

天唐锦绣

上一页加入书签目录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,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。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